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

时间:2019-11-13 15:52来源:迈克小宝
点评罢,晏殊还示范“炫富”的正确姿势: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写不好富贵不怪李庆孙,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晏殊的人生则不然,牛已经不足

点评罢,晏殊还示范“炫富”的正确姿势: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写不好富贵不怪李庆孙,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晏殊的人生则不然,牛已经不足以形容,简直是作弊!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晏殊一生就像一块丰润皎洁的无暇美玉。

他爱好“炫富”,从将词集命名为《珠玉词》可见一斑。

但这里的“富贵”不是指有钱,而是对生活中诗意的精准把握和感悟,是指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后清明。

池上碧苔三四点,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叶底黄鹂一两声,日长飞絮轻。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逢迎。

疑怪昨宵春梦好,

元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破阵子·春景》

晏殊不写金玉,而写花鸟;不金戈铁马,而诗酒茶花。

他的词里,没有杜鹃啼血的剧烈情绪,而是悠远恬淡,对生活小事的细腻临摹。

晏殊这样的人,也会有烦恼吗?当然,他也会一个人在小园里徘徊伤感。

只不过他的烦闹已经不是生活本身,而是源于对时光易逝,韶华易老的无可奈何。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浣溪沙》

是啊,最是光阴留不住,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这种情绪在欢聚时,尤其明显。

聚在一起时候,有多少开心;

就意味着分开之后有多么想念!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玉楼春·春恨》

晏殊一生富贵,除了运气,绝对离不开他辛苦努力,可是任你才华横溢,位极人臣,在时光面前终究束手无策。

这个时候,当如何呢?朱颜辞镜,黯然神伤?还是“老夫聊发少年狂”?

这些都好,但晏殊晏同叔,用一生对生活的感悟、智慧,给了更加不一样的答案。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

不如怜取眼前人。

——《浣溪沙》

是哇,难过时,时间很长;开心时,时间很短!

人生在世,荣华富贵也好,诗词歌赋也罢,都是过眼烟云。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何必苦苦追赶时间?

活在当下,体味生活才是智者的优雅!那么怎么样才是富有且有价值的一生呢?

与“眼前人”以深情白首足矣!

晏殊已经够牛了,但下面要说的,已突破了牛这个定义。

大家都知道父亲厉害,儿子一般情况就稍显普通,倒不是说一定是普通人,只是很难青史留名罢了。

所以苏轼一家才千古以来为人津津乐道。

如果古代文人里面要来一场“爸爸去哪儿”的节目,除了老苏一家,晏殊父子也绝对有资格参加。

因为晏殊的儿子,不但同样有名,在词的造诣上,后世的评价还要高于晏殊。

他的儿子就是晏几道。

对的,就是那个“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晏几道。

晏几道是晏殊的第七个儿子,小时候就天资聪慧。

晏殊对这个孩子很自豪。

有一次,几个同事来家中做客,喝了两口

茶,晏殊就想炫炫孩子,于是让晏几道当众背诵诗词。

结果五岁的小晏几道拍手唱道“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一屋高雅宾客面面相觑!晏殊脸一黑骂道:“住口!小孩子不得胡说乱唱!”

小晏几道不依,嚷着这歌好听。

晏殊恼怒,给了儿子一个耳光。

怎么说晏殊也是文坛巨匠,写词大咖,儿子却唱起了艳词小调。

就像身在美声世家,却张口就来“伸哪伊呀手,摸呀伊呀姊”,晏殊不打才怪。

值得一提的是,这词的作者也大有来头,正是风流倜傥,奉旨填词的柳三变!

但小晏几道终究有乃父之风,后来继承晏殊词风,并作出超越。

而他本人也很有气节,几十年后,晏殊去世,晏几道家道中落,但他从没有开口求过谁。

晏殊门生故旧满天下,晏几道宁愿守着破茅屋也不曾折腰,甚至苏东坡大学士来拜访也闭门不见,由此可见晏殊家风之正。

可是晏殊不一样,欧阳修说他“富贵优游五十年“,是有名的宰相词人。

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用“开挂的神童、皇帝的老铁、IQEQ双高的优等生”来描述晏殊,但这还不够,晏殊还偏偏是个关心百姓、提拔新人的好官。

晏殊身在官场,难免遇到挫折。

天圣五年(1027),晏殊被贬改知应天府,在这里他干了一件影响历史的大事。

五代以来,由于各种原因学校屡遭禁废,众多贫寒子弟没了读书的地方,只得埋没于荒野之间。

晏殊到任后,大力扶持应天府书院,不但硬件给作了更新,还力邀范仲淹等名师到书院讲学。

自晏殊之后,大办教育之风盛行,于文化传承功不可没。

同时,晏殊热衷于提拔各种有才能的人。

范仲淹、孔道辅、王安石等均出自其门下;韩琦、富弼、欧阳修等皆经他栽培、荐引。

韩琦连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宰相;富弼是晏殊女婿,后官拜宰相。

千古读书人何其多,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炫富这种事,古来就有之,但炫出水平的只服晏殊。

又是金呀,又是玉的,好土豪,结果晏殊看不下去,就diss他:“这是乞丐相,不了解富贵才这么写。”

晒转账、红包截图,这算是正常范畴。

晏殊夸耀说:“穷鬼家可能有这种风景吗?”

其中“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一句, 不提金玉锦绣,而只说气象,却富贵之气尽显。

晏殊出场便是高配,直接顶着神童的名号。

江南父老乡亲们整天指着晏殊教训自己的孩子,“你看看别人家孩子多有出息,再瞧瞧你,作业写不完不许吃饭!“。

当然晏殊也对得起这个名号,七岁就能写文,抚州临川这块的百姓没有不听说过的,“哎呀,你说晏家那孩子吃啥长大的哇,怎么这么厉害”。

再说晏殊第二牛的地方——入仕。

别人入仕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要不十年寒窗,屡考不第比如说孟郊这号的,要不就是拉拉关系,撩撩基友“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端的是可怜,好一点也不过是王维,刘禹锡二十多岁中进士,少年成名。

然而,晏殊则不走寻常路。

在他14岁的时候,他的名声便传到了江南按抚张知白那里,后者就将他以神童的身份推荐给宋真宗。

然后皇帝召见,才14岁的晏殊,直接跳过科举考试的前面环节,和来自各地的数千名考生同时入殿参加考试。

此处,孟郊哭晕在赶考路上。

机会来了,当然也需要实力。

殿试时,晏殊心理素质超棒,镇定姿容,从容下笔,很快完成了答卷。

真宗大喜,就赏赐他进士,一下子省了数十年功夫。

再说晏殊第三牛的地方——晏殊命好。

命好也算牛?当然!

现在都流行穿越小说,有想穿越到春秋战国,见识诸子百家风采的,就是那时生产力水平低,吃不好,穿不好,还老打仗,太苦;

有想穿越到汉武大帝时期的,跟着卫青、霍去病横扫大漠,封狼居胥,热血是热血,就是汉武帝这个领导太难伺候,尤其是老了之后,混职场不容易;

有想穿越到盛唐时期,一睹大唐风采的,就是安史之乱实在让人心疼,到时藩镇割据,可能也活不过几集。

而晏殊呢,终其一生,可以说是富贵命好。

晏殊生于991年,那时宋朝基本完成了统一,境内少有战事。

在他14岁入朝为官的前一年,宋辽两朝澶渊之盟结束四十多年战乱局面,此后百余年间,两国礼尚往来,无大的战事。

遇上个太平年月,可是皇帝不开明,奸臣当道对于一个有追求、有良知的文人,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晏殊遇到的是宋真宗、宋仁宗,尤其是后者在皇帝这个岗位里面,算是榜样。

在位42年基本没怎么和臣子红过脸,遇到这样的领导也是美滋滋。

奸臣当道?这时候别说奸臣了,要是没两把刷子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且看看晏殊的同事都有谁——范仲淹、欧阳修、韩琦、富弼、王安石 、司马光、 苏轼、 苏辙 、包拯、张尧佐、王德用、王素等等,简直是天团阵容。

关键晏殊还是仁宗皇帝的老师,和皇帝关系铁的不行,当晏殊老年病重时,仁宗皇帝甚至想亲自去探视,被晏殊本人拒绝才作罢。

这关系真是让李白看了想“举杯邀明月”,杜甫看了“感时花溅泪”!

说起朋友圈的“戏精”行为,炫富肯定算一个。

有一次李庆孙发朋友圈——《富贵曲》:“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

再厉害的就是“你们都别欺负我家小宝,小心我老公用3.5亿把你们家股票砸停,包括茅台”。

道行深一点就发个在星巴克的自拍,配文“阳光真好,还是喜欢拿铁”,重点全在“不小心”露出来的包包上。

晏殊有天赋、有机遇已经很牛了,但他人品够好,情商也高,这就有点无敌了!

晏殊第一次殿试因为才华被皇帝赏识,但真正简在帝心却是因为他的人品。

殿试过了两天,又要进行诗、赋、论的考试,晏殊拿到考卷之后,就上奏说道“这些题我做过了,请皇上换个题来考我吧”

真宗皇帝一看,哇,这小伙子可以哇,我喜欢,给你点个赞!

什么叫比你有钱的人还比你努力,比你努力的人还比你善良,这就是!

晏殊情商高,则体现在下面一件事。

宋真宗时天下太平,朝廷允许臣子没事聚聚餐,唱唱K,享受享受太平福利。当时文武官员经常到市楼酒肆约饭吹牛,热闹非凡。

但晏殊刚上班,没什么收入,也用不成花呗,便呆在家里读书。

一天,忽然从宫中传出皇上的御批,特别选中晏殊辅佐太子。很多官员不乐意了,次日觐见皇上询问为何如此。

皇上说:“近日听说馆阁官员无不嬉游宴饮,通宵达旦,只有晏殊闭门与兄弟们读书。他这样爱加班,作风优良,正好可以担任太子的老师。”

但晏殊听后连连摇头:“皇上,皇上,我不是不想出去嗨哇,还不是没钱?我如果支付宝微信里面有钱,也早出去浪了。”

只这一件事,就看出了晏殊说话的水平,他没有因为领导的赏识而骄傲。

这样回答就既体现了自己的诚实,又免去了同僚们的嫉妒之心。

一般提起诗人、文人,似乎都混的不如意,要么王勃、李贺这样的有才华,但命不好,要么白居易、苏轼这样的总因为耿直被贬,或者李白、杜甫这类虽惊才艳艳,但一直郁郁不得志。

油壁香车不再逢,峡云无迹任西东。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几日寂寥伤酒后,一番萧瑟禁烟中。

鱼书欲寄何由达,水远山长处处同。

编辑:迈克小宝 本文来源:炫富这种事,我只服晏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