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西风凋碧树

时间:2019-12-05 01:52来源:迈克小宝
一、 凉城最近的天气不太好,接连好几天阴雨连绵,这可急坏了落月村的大夫崇漓。 落月村隶属于鸫翎国凉城,偌大的鸫翎国中有无数个落月村这样不起眼的小村子,这些村子交通闭塞

图片 1

一、

凉城最近的天气不太好,接连好几天阴雨连绵,这可急坏了落月村的大夫崇漓。

落月村隶属于鸫翎国凉城,偌大的鸫翎国中有无数个落月村这样不起眼的小村子,这些村子交通闭塞,久不通医。落月村幸有神医崇漓,使得一众百姓远离病痛折磨。

崇漓年纪轻轻,却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性格温和,长得也挺清秀,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她看不见。五年前崇漓定居落月村的时候就看不见。幸而崇漓医术高超,深受村里乡亲们的敬重。

前几天落月村冯大娘家的孩子小宝患上风寒,碰巧药舍里的几味草药用完了,本想晴天后去落月村附近的寒烟山采一些,不想这雨竞下个没完。

崇漓知道小宝的病不能再拖了,感觉到外面的雨声小了些,便穿好蓑衣斗笠,背上了药娄出发,这条路崇漓走了五年了,下雨也没有影响她的方向感。

雨滴不时的划过崇漓的脸颊,浸透了露在外边的衣衫。这条走过无数遍的山路因为雨水的冲刷变得泥泞,崇漓面不改色,一步一步稳稳地前行。

一路磕磕绊绊,凭着记忆,绕过寒烟山上那几棵最古老粗壮的梨树,又直行几百米,崇漓开始原地摸索,她记得,这附近有紫苏叶,接着往山顶上走,会有辛夷,找到这两味药就齐了。

二、

崇漓辛苦收集好两味药材打算返回,突然脚下一拌,毫无预兆的摔了一跤。千钧一发她抱住了药娄,整个人跌倒在泥泞的土地上,衣衫沾满了泥土和树叶,一片狼藉。她刚才踩到的是个人吧!摔倒的同时崇漓听到了一记闷哼。

雨依旧在下,崇漓试探着摸索过去,意料之中的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是人。

越靠近,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越浓烈。

“阁下还活着吗?”

回答她的是一阵静谧的空气。

“喂,你是死是活吱一声成吗?”崇漓那股身为医者的责任感促使她在这连绵不断的细雨中耐着性子再一次询问。

而那伤者,一身墨色衣衫的男子,始终紧闭着双眼,微动的羽睫出卖了他清醒的事实。可惜崇漓看不见。

昨夜西风凋碧树。乾陌听得见,他知道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和自己说话,他不想说话。数十年的杀手生涯,他曾无数次徘徊在生死之间,乾陌不在乎。也没有人会在乎,乾陌这一生树敌无数,却无半个朋友。

想到这里,乾陌自嘲的一笑。

“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爱惜,我也懒得救你了。”眼睛看不见的人,耳朵是很灵敏的。她听到了乾陌细微的笑声。崇漓气愤的抓起药娄,起身就走。

乾陌霎时睁开双眼,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站住昨夜西风凋碧树。!”

三、

昨夜西风凋碧树。崇漓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你懂医术?”乾陌生硬的语气不自然的开口,作为一名杀手,是不需要语言交流的,接下了任务就去刺杀目标,结束后领取赏金,然后再去领取任务,刺杀,领赏,周而复始。

“嗯。”崇漓没有了之前的好态度。

昨夜西风凋碧树。“你治好我,我给你钱!”乾陌言简意赅。

崇漓冷哼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后面的人没动。

“我在这里没有办法医治你,还杵在那干嘛!”

晌午的雨下的大了起来,崇漓一路坎坷的下山,后面还远远的跟着一个满脸肃杀的黑衣男子。

回到药舍,来不及换下湿漉漉的衣服,崇漓将刚采回的药材配制好,开始熬药。

一个小时从未间断的注意着药炉,又将烧好的药倒进药罐趁热送去了冯大娘家。

药舍里,乾陌一脸严肃的看着崇漓忙前忙后,一声不吭。默默的等待着崇漓回来。

四、

“这是我借来的衣服,不嫌弃的话就换上。”

乾陌意外的盯着崇漓手中干净的衣物,又扫了眼崇漓身上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那套沾满泥土和树叶的衣裙。不知在想些什么。

崇漓等了会儿,依旧没有声音回答,好吧,她适应了。刚要放下衣服突然觉得手中一轻。

乾陌用坚硬别扭的语气道了声谢。崇漓简略的查看了乾陌的伤势,失血过多加左臂骨折加五脏轻微受损。

崇漓觉得自己揽了一个大麻烦,这一套治好,最快也要三个月。细致的处理了乾陌的伤口。崇漓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房了。

药舍共有三间房舍,一间存放药材,一间替病人看诊,剩下一间便是崇漓的闺房。崇漓将乾陌安排在替病人看诊的那间房。

这一夜,是乾陌拥有记忆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睁开双眼时,阳光已经透过稀疏的枝叶,穿过半开的窗阑打在他的脸上。

今日,是晴天。

崇漓一大早起来,将药舍里的药材摆出来晾晒。乾陌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院子里忙活正欢的崇漓,风吹起,墨色发丝和着淡青色衣衫飞舞,那是自由的气息。

乾陌想,她看不见这个复杂险恶的世界,心底却一片澄明。而自己,看得见这个明亮澄清的世界,心底早已一片阴暗沉霾。

五、

乾陌就这样留在了落月村,留在了崇漓的药舍。天晴时,帮崇漓晒药材。跟着崇漓去寒烟山采药。病人多时,会自觉的守在药庐旁熬药。

崇漓很满意乾陌的表现,但这也不妨碍她从乾陌那狠狠地敲诈了一大笔医药费。转手救济给了落月村的村民。

三个月转眼逝去,崇漓最近心情烦躁的很。星夜,崇漓推开了沉重的木门,坐在树下。她睡不着。

崇漓看不见那繁密的树冠里,安静坐着的乾陌,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里,不知何时注入了温度。

天河摇曳着繁星,悠悠华光。院边两从不知名的花隐隐绽放了身姿。皎洁的花瓣倒映着倾洒天际的月光,和谐壮美。

这么美好的景色她也该看见的。

“你该治好自己的眼睛!”乾陌飞身下树,未惊动一叶凡花。

崇漓才注意到这院中还有一人。烦躁的心不经意间宁静。轻展舒眉。

“用心感受往往比双眼看到的更真实。”

突然,破空而出的数只飞箭划过苍穹,刺向两人,乾陌迅速的揽过崇漓,躲开攻击。

他早该离开的,不该把这些麻烦带到这里。不该把她卷入自己黑暗的世界里。

六、

落月村的私塾先生进城时看到了城里的告示,得知乾陌的身份,为了赏金向凉城郡守告发。秦俊侯宋宁越听说此事,特带重兵前来捉拿。

“院里的人听着,我是秦俊侯宋宁越,交出朝廷要犯乾陌。”

药舍里,崇漓的面色异常难看,毫无焦距的眸子里竟然溢出了泪水。

乾陌的心忽然跌进无边的深渊,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果然,像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拥有朋友,不配拥有……

小小的院门被官兵破坏,涌入院中。华服束身的宋宁越静静地立于药舍门前,等待乾陌束手就擒。

木门缓缓开启,无数的弓箭手对准了木门,无数的火把照亮了这个狭小的院落。

宋宁越没有想到,那件事厚,他还能再次见到崇漓。以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场景。

当年,崇漓是鸫翎国前朝宰相崇敬的孙女,御医院的首席御医顾远的外孙女。而宋宁越只是宰相府中一个小小的门客。崇漓与宋宁越交好,什么都告诉宋宁越,而宋宁越在后来的褚位之争中背叛了崇敬。出卖了丞相府和顾远。

新帝上位后,铲除异己,灭了相府和顾远,宋宁越封候拜将。而崇漓在那场变故中虽然保住了生命,却失去了双眼,也失去了她最亲的家人。

七、

“宋宁越,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崇漓几乎是从牙缝里说出的这句话。

“小漓,你的眼睛……”宋宁越发现崇漓的异常。宋宁越背叛崇家,是因为家仇。崇敬害死了宋宁越的父母。但宋宁越可对崇漓的感情却是真实的。

“宋宁越,你不配叫我的名字。带走乾陌之前,先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你欠我崇顾两家一千三百条人命,既然我讨不回来,你就亲手送我去和我的家人团聚好了。”

宋宁越呆住,心中苦笑,他可以不择手段的对待任何人,却独独不能那样待她。因为宋宁越最落魄,最无助时,是崇漓照亮了他灰暗的人生,这一点,他和乾陌很像。

宋宁越随手拿过一把长剑,缓步走向崇漓,乾陌此时已经搞清了状况,挡在崇漓身前。

“我不准你靠近她!”乾陌警告与他一步之遥的宋宁越。

“你有什么资格不准?”宋宁越嘲讽的一笑。一个见不得光的朝廷要犯,一个满身血债的江湖杀手。

“至少比你有资格!”乾陌反击。

“找死……”三言两语间,两道身影快速交手,刀光剑影,数百招下不分高低,突然间,弓箭手中有一支历箭飞向崇漓,乾陌赶到时却来不及阻止。

生命何其脆弱,一支短箭射中了崇漓的心口,就这样结束了一个生命。

弥留之际,崇漓看见宋宁越将长剑递到自己手中,然后刺激心口。

那一夜,乾陌屠杀了宋宁越带来的所有官兵,鲜血将院中不知何时凋谢的花丛染红。

院中花的名字叫做昙花,就像崇漓与乾陌那短暂的爱一样,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打那以后,落月村没有人见过乾陌。每逢清明节后,村人们祭奠崇漓时,都会在她的墓前发现一株枯萎的昙花。

全文完

创作灵感来源于文章配图歌词。

编辑:迈克小宝 本文来源:昨夜西风凋碧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