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

时间:2019-12-06 01:07来源:盲区行者
第一话 我的双眼能看见鬼。 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我本是这B市千万人流中的最普通的一员,生在B市,长在B市,不出意外也在死在B市。父亲去世的早,柔弱的母亲一个人把我

第一话

我的双眼能看见鬼。

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我本是这B市千万人流中的最普通的一员,生在B市,长在B市,不出意外也在死在B市。父亲去世的早,柔弱的母亲一个人把我从小拉扯到大,但是母亲没有给我任何的负能量,让我拮据,她兼职打了好几份工,就是为了让我可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有个快乐的童年。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只是这些直到我工作后体验到挣钱不易和人生百态才真正体会到母亲的不容易。以前的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良少年"!现在想起来,以前是多么无知,自诩是孤独的行者,看不上任何人,不去感受别人对我的关心,只是想通过打架斗殴来宣泄自己的感情,让母亲和老师一次次失望。那时候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工作自己去赚钱,不用听老师唠叨的教诲。老师们都知道我是不良少年,恨不得避而远之,我自然对老师们也没什么好印象。除了高中班主任,她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湖北女人,张红,虽然平时对我们比较严厉,但是还算一位好老师,我记得临近中考的时候,她还会为班里同学准备龙虎人丹啊,酸梅汤啊什么的,老实说当时就是觉得老师还挺细心,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工作久了,关于学生年代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但是也才体会到,走进社会以后,你根本不会再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也不会有人真的关心你,有时候我觉得,好想回到上学的时候啊,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烦人的办公室斗争,安静,开心,还有我校服上淡淡的柠檬味洗衣液的味道。

你们有谁见过凌晨四点的B市么?很美,很安静。我看过,而且经常要看,最初的时候,夜会带给我寂寞,恐惧,但是看多了,慢慢的我就觉得,那个时候的B市,反而更加的恬静,有一种白天不易感觉到的温暖。我生在B市,长在B市,不出意外,也要死在B市,妈妈从小家教很严,父亲去世的早,很小的时候就是妈妈一个人带着我,但是她并没有给我任何的负能量以及在生活上让我拮据,她兼职打了好几份工,就是为了让我可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有个快乐的童年可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有个快乐的童年,我很爱妈妈,知道她为我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也就一直很努力的学习,我想早日可以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可以回报她,给她买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小孩子嘛,那个时候最多能想到的,也不过如此了,所以我一直很乖,很努力的学习,尽管妈妈给我的零用钱还是很富裕的,我也没有像其他的孩子一样买很多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小玩具,我喜欢看书,更多的时候,妈妈给的零用钱,我都买了书,怎么说呢,可能就是这样,所以我显得那时候在班级里不是很合群吧,朋友不多,我倒是觉得无所谓,在我看来,书就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那个时候,课间的教室,自由活动的操场上,午饭后的小花园,你基本上都能看见我捧着书再看,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很享受的,也很轻松的,班里同学虽说没有什么我的死党,但是我学习好,也不爱显山露水,所以大家还是都对我很和气,总是喜欢和我热情的打招呼,班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湖北女人,张红,虽然平时对我们比较严厉,但是还算一位好老师,我记得临近中考的时候,她还会为办理同学准备龙虎人丹啊,酸梅汤啊什么的,老实说当时就是觉得老师还挺细心,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参加工作以后,才发现,原来走进社会以后,你根本不会再享受到这样的待遇,也不会有人真的关心你,有时候我觉得,好像回到上学的时候啊,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烦人的办公室斗争,安静,开心,还有我校服上淡淡的柠檬味洗衣液的味道。

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这是一家叫做“loveKid”的创业公司,我们的老板是个海归,在美国挣足了洋鬼子钱之后,带着妻子和一对兄妹回国创业,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儿童心理学Phd,据说在国际上发表过很多论文,常年在美国各大常春藤院校作客座教授宣讲,他们一直研究优化儿童与父母的关系,我记得他面试我的时候和我说过,他之所以选择放弃国外锦衣玉食的生活选择回国创业,是因为他发现随着现在社会压力的增大,父母真心与孩子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父母以为给的是孩子想要的礼物,零食,却更多的忽略了孩子的心理健康,在中国式独特的社会条件下,更多的父母无奈只能选择将孩子交给隔辈人照顾,年龄层的差异,社会价值观的变化,往往最终让这样的家庭中的小朋友没有得到健康的心里教育,在他看来,小孩子的心理心态最佳孕育期是3-7岁,这个时候的小孩子性格与生活习惯最容易被养成,所以他和他老婆针对这个年龄层的小朋友,实行一对一的咨询方案,在父母的配合下,帮小朋友梳理一个健康的心理状态,享受一个快乐的童年,不得不说,老板的这个愿景深深的影响了我,我觉得现在的小孩儿在物质生活上真的比我那个时候幸福多了,但是总感觉我看到很多场合的孩子变得越来越没有教养,自私,孤僻,甚至有些小孩子还有暴虐的倾向,如果我参与的这家公司能解决这个问题,那真是一个能让很多家庭感受到幸福的一个事情,我彻头彻尾爱这个公司,爱我自己所做的事情,创业公司很苦的,我之所以经常看到凌晨的北京,是因为我要经常加班到那个时候,可你们能明白么,我真的不感觉累,每次从公司出来,坐在出租车上回家的路上,我总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就好像我依稀能看到好多孩子的笑脸一样。这样的生活真的挺好的,我家里也没有负担,妈妈的身体也很好,为了回馈我们的努力工作,老板给的薪水也很丰厚,如果不是渐渐发生在我周围的那些根本无法解释清楚的事件,我相信我就会一直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走下去了。

最开始的不对是在半年前的一个夜里,当我回复完最后一封邮件时,抬起头,才发现脖子异常的酸痛,左右摇了摇,感觉却并没有好多少,看看公司墙壁上的挂钟,2:45 AM,又是这个点了啊,我心里暗暗想着,站起身,走到饮水机前打了杯水,边喝边看到老板的办公室灯还亮着,不禁心里笑了一下,想着有这样的一个老板,我们又怎么能不努力呢,没好意思打搅他,我赶紧关掉电脑,收拾好东西,用APP叫好专车,随机做电梯下楼,到大门口的时候,保安亭里坐的不是平时上下班能看见的那个憨憨的小胖保安,而是一个女孩子,好像是也坐在保安亭里,长头发,上身好像穿着一件青绿色的衣服,我经过保安亭的时候,她好像一直在看着我,我心里想着,哈,这应该是那个小保安的女朋友吧,这家话,肯定是自己又偷跑到楼后的吸烟区解闷儿去了,把自己女朋友一个人放在这里,不过有点让我奇怪的是,当我坐上出租车,车子启动的一瞬间,我无意中又往保安亭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子还是抬着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目光正前方的方向,这让我莫名其妙的感觉不是特别好,就忙告诉司机目的地,转而选择闭目养神,不再看那个女孩子。奇怪的是第二天,我在同样几乎与昨天同样的时间结束工作,叫好车,离开公司,走出大楼门口的时候,我发现今天坐在保安亭里的,正是那个小保安自己,我走过去,和他开玩笑说你小子得请我吃饭,不然我就告诉你领导你昨晚擅自离岗,把你女朋友自己放在这里,保安听我这么说,皱着眉头,很奇怪的看着我,“哥,你别开玩笑啊,我哪有女朋友啊,我们这办公室也不让外人进啊。”我听了也是一怔,嗯?我明明看到昨晚这里有个女孩子啊,保安显得有点惊慌,问我是几点看到的,我告诉他时间,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进保安亭,“我们这屋里也有个监控,我得看看,可别是进来什么人弄过我们的机器什么的,回头总公司的督查要是抽检监控录像,我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哥你等会啊,帮我看一下。”我无奈的笑了笑,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告诉他了,我快步走到出租车前,和师傅说明情况,告诉他稍微等我十分钟,可以现在就开始计费,说完回到保安亭前,正想开头催促小保安快一点,忽然发现盯着电脑屏幕的保安眉头皱的很厉害,又慢慢的舒缓开,抬头看看我,说道“哥啊,你不带这么和我开玩笑的啊,你看你,装的还挺像”“什么?我心里一惊”慌忙也走走到保安亭中,凑到屏幕前看了起来。五分钟后,我坐在出租车上,心里的感情却特别复杂,说不上惊恐还是费解,刚才的屏幕上,清晰的记录着这样的画面,保安室里空无一人,忽然扑捉到我从保安亭里经过,还似乎往里面看着什么,保安亭不大,内部监控摄像头的位置很好,可以没有死角,是的,里面没有人,稍晚些室外摄像头也不太清楚的捕捉到了我在外面坐在车的后座上,还不停的往保安亭这边上看的画面,同样,在那一时刻,保安亭里依然空无一人,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清楚的看见了一个穿着青色上衣的女孩坐在那里,而且我还觉得她的眼神很怪异,怎么。。。。没有人呢?我坐在车里,司机并没有开冷气,我却身体有些微微的打颤,小保安刚才最后的一些话还响在我耳边,“哥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有幻觉了,你得注意身体”,幻觉?真的么?如果是幻觉,那也太真实了吧。回家之后,躺在自己的床上,我还觉得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不过确实太累了,就慢慢睡着了,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才是恐怖的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心里也就慢慢的踏实下来了,也许那天真是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尤其是公司最近的工作密度不降反增,所以我也没有太多精力再去回想青衣女孩的事了。我对自己的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这天下午,几名投资人来到公司,准备和老板商量融资的事情,老板让我一起参与,我很兴奋,毕竟这是老板对我很大的一种认可,谈判虽然顺利却耗时很久,结束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送走客人,老板表示了歉意并说请我吃宵夜吧,我笑笑表示这都是自己分内的工作嘛,不过宵夜就算了,茶水间还有自热米饭,我想趁热打铁把TeemSheet,哦,也就是投资条款文件整理出来,发给投资人,这样不是能让人家更多的感觉到我们的诚意嘛,老板很感激的拍拍我,并答应通知HR给我涨薪,转身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工作了,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整理文件,差不多又忙了两个小时,老板也走了,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起身想看看门是否锁好,然后继续回来工作,心里还想着,搞不好今天要通宵啦,就在我走到公司的玻璃门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很快的跑了过去,我心里一惊,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快一点了,这个时候,大楼里怎么还有小孩子,我打开门,向外张望,左边,没有,当我把头转向右边的时候,啊!!我不禁被吓得叫出声来,就在我的身边,一个身高不到一米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短发,手里还抱着一个看起来脏脏旧旧的玩偶,她抬头看着我,我愣了一下,还是张口问到,“小朋友,怎么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玩啊,你家大人呢、”小女孩听了我的话,笑了一下,老实说,那笑容还是挺可爱的,她奶声奶气的回答我“叔叔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在工作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我妈妈是物业的,在忙~让我自己玩一下~叔叔~你要和我玩嘛~叔叔”,听到这个孩子拖着长长的童音和我说话,我放下心来,这应该是楼里物业人员的孩子,真可怜啊,应该是她妈妈上夜班,带着孩子一起来,孩子也不在物业室睡觉,跑出来玩,我笑了笑继续对这个孩子说“小宝贝儿,叔叔还要工作,你快去找妈妈吧,这么晚啦,就算妈妈在工作,你也应该睡睡觉觉啦”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在上衣口袋里掏了一下,早上在便利店买果汁,附赠了一个糖果,我拿出来,递给小姑娘,“快去吧宝贝,去找妈妈吧。”小女孩很有礼貌的笑了笑,伸手来接糖果,我递到她手里,她似乎没有接住,糖果掉到了地上,我低下头捡起来想再递给他的时候,才发现小姑娘已经跑到了楼梯尽头的楼梯口,回头看着我又笑了笑,张口说到,“叔叔你真好以前加班的叔叔阿姨都不理我呢叔叔再见”我笑了笑,真是一个礼貌的孩子。虽然妈妈工作很辛苦,但是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再累也会很幸福吧,和我妈妈一样,想到这些,心里顿时升升起一股暖意,身上的疲惫已也感觉好了不少,走到茶水间的水龙头,洗了吧脸,继续埋头在工作里,当我再次抬起头,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邮件发送给老板,我起身收拾好工位,锁好门,离开了公司,等电梯的时候,手机“叮叮叮”的响了一下,我知道,这是邮件的通知,我心里笑着,这个老板,这是个工作狂,还在看邮件嘛?难道是通宵?我打开手机,点亮屏幕,原来是大厦物业自动群发的那种通知,一般情况这种邮件我都懒得仔细看,今天也依旧如此,电梯来了,我走进去,电梯门关上那一刹那,我感觉一个小小的影子又刷的一下从电梯门前跑过去,哎呦,还是那个小女孩吧,怎么又跑上来了,真是的,她也不害怕么,我心想,要是哪天看见她的妈妈,我一定要和她说说,还真不能让孩子来回跑,这大楼互联网公司偏多,有很多长期夜里加班的,还有来送外卖的,人很杂,万一小孩子遇到坏人真不得了,正想着,电梯到了,走出大楼的门,呼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气,真舒服啊,出租车还要几分钟才来,我看见那个小保安在门口的墙上贴着什么,就走过去想和他聊聊天,走得近了,才发现他在张贴一个告示,我和他打了招呼,他回头看见是我,也笑了笑“您今天没看见我们保安室有人吧”“呸”我没好气的回他,真丧气,这大晚上的,我就看看他贴的告示,通知近期大厦7层的电梯不停,原来是租下整个七层的一家叫做“慢脚”的小视频公司涉色情信息传播查封,有任何前往该公司办事,甚至有之前预定的快递等,一律要到大厦物业办公室去,那里有专人接待,那个保安边整理公告板边叨叨,“其实这软件挺有意思的,又不花钱,我在里面关注了一个肥羊辣舞的人,每天直播自己各种出丑,特好玩”我心里忽然莫名起了一阵反感,我一向很讨厌这种视频网站,弄得好多小孩子,甚至是大人都三观不正,正好这时,出租车来了,我也懒得再和这个保安说话,转身上了出租车,一路无书,很快就到家了。

洗过澡,给自己热了杯牛奶,看看表,居然已经四点半了,我正在犹豫是不是就干脆别睡了,直接上班就好了,忽然又注意到我家墙上的万年历,差点笑出声来,我啊,真实工作都忙傻了,明天是周六啊!想到这,我轻轻的但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老实说,这段时间真是给我累得够呛,正好明天和妈妈可以一起去逛逛街,顺便带她去吃她最爱的猪蹄,离我家不远的商场边上有家叫做“马记餐厅”,老板是个六十出头的阿姨,做的猪蹄非常好吃,而且处理的非常干净,一点毛儿和肥油都没有,我妈很爱吃,嗯,就这么决定了,不过现在,我还是去睡一会吧,补充下精神,反正吃了宵夜,这会又喝了牛奶,明天也就不想吃早饭了,想到这,我写了个条子放在冰箱上,告诉妈妈我刚睡下,明天上午多睡会再起来,然后我们去逛街吃东西,这是我工作后经常和妈妈的一种沟通方式,好多时候我回来的太晚,妈妈已经睡了,我就只好留下个便条,省的有什么事情再把妈妈吵醒,贴好便条,回到自己的房间,窗外已经有点蒙蒙亮了,拉上窗帘,躺在床上,手机调成静音,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Sony MP3,这个小东西可真是禁用啊,这还是我考上重点高中时候妈妈给我的礼物,一晃都八九年了,除了现在锂电池待机时间有点短之外,其他功能一点都没有问题,我在里面拷贝了很多轻音乐,睡前听上几首,能让我特别的放松,今天也一样,听了没多一会儿,我就渐渐的有了睡意,睡着睡着,忽然腿使劲抽搐了一下,居然把我弄醒了,不过我没有在意,人们睡觉时候常常会被自己的抽搐弄醒,这是神经的问题,我请按了一下MP3,上面小小的绿色LED显示屏上现实的时间是五点半,原来我才睡了这么一会,我翻个身准备再睡去,可以这一翻身,我全身的血一瞬间就仿佛冻住了,头皮像触电一样炸裂开来,我想叫,嘴巴确像被人封死一样根本张不开,浑身像筛糠一样不停的颤抖,在我床头另一侧门后,我在墙上定了一个木制的衣架,平时挂一下围巾,帽子这样的小东西,可现在,上面却多了一样东西,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不!!!一定不是人,因为那个木架根本承担不了一个人的重量,我看见,有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孩子,穿着一个沾满血污的破旧浅色睡裙,她弓着身体,双手抱着膝盖,面朝着我,再笑,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左侧嘴角的皮肤干裂着,仿佛人们冬天不注意保护的干裂的嘴唇一样,开裂的皮肤部位,露出里面的肌肉,那肌肉已经风化,就像干瘪桔子,她就挂在哪里,阴恻恻的看着我笑,从窗帘透进来的光微微的映射在她的衣服上,我才看清,那不是睡裙,而是一套破旧的不像样子的制服,就是那种中学的女生制服,上面是衬衫,下面是裙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接下来,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刚才挂在墙上的人,慢慢的张开双臂,将原先弓起来的身子舒展开,两条腿慢慢的放下来,站直之后,她的头非常僵硬的左右晃动,伴随着她的晃动,我听着一种血肉搅拌的声音,只见她似乎飞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才!才把头从墙上移动开来,难道,难道她刚才挂在墙上的部分,是她自己的后脑勺!!时间没有给我多想的机会,这个女孩慢慢的向我床边移动,一点声音也没有,我能感觉到,下一秒,我就要晕过去,不过在那一瞬间,这个女孩已经站在站在我的床头,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指着自己左侧的胸前,张开嘴,嘴里发出“啊 啊”的轻声,那嘴里,一颗牙也没有,上下两部只有腐烂干瘪的牙龈,这回我再也扛不住了,昏死过去,闭眼的一瞬间,我看到女孩子指尖指着的部分,是一个长方形锈迹斑斑的胸牌,“铃兰中学”。之后,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我是被妈妈叫醒的,我再次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我费力的看了看四周,妈妈正在给我拉窗帘,一边打开窗子一边说,“你这孩子,现在才六月,你睡觉怎么把空调调的这么低啊?!”啊,我心里暗自纳闷,我没有开空调啊,妈妈一脸爱恋的转过头,坐在我身边,摸着我的脸蛋,说道:我这看都快十二点了,就想着把你叫起来,咱们在家吃过午饭再去逛街,一进你的屋子,好家伙,冷得我一机灵,你这是昨天睡觉前把空调打到多少度啊,还好我看你应该是弄了个定时吧,我进来时候空调已经关了,以后可别了啊。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想起身和妈妈说话,刚用胳膊支起身子,却忽然感觉眼前白了一下,又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我这举动吓了妈妈一跳,她急急忙忙的摸了摸我的额头,着急的说道“哎呦,怎么这么烫啊,你看,发烧了,别动,我给你拿体温表”,结果试了试,快39度了,妈妈心疼的说“你这段时间啊,太累了,昨晚可能又着了凉,今天那也别去了,你等着,妈妈正好熬了小米粥,吃点东西然后吃药”,我忽的感觉心里很暖点点头,妈妈拍了一下我的头,转身出去,不大一会,端来了香喷喷的小米粥和青菜,我强忍着头和身上剧烈的疼痛,起来吃了东西,吃了药,和妈妈简单的聊了几句,感觉确实顶不住了,就抱歉的和妈妈说只能回头再去逛街了,妈妈又好气又好笑的让我什么都别管,赶紧把病养好,说完,给我床头又放了一杯热水,转身出去了,我把枕头竖起来,靠在墙上,接着人就靠了上去,老实说,这会比刚才好多了,我就坐在屋子里,想着最近怎么这么多怪事,保安亭里面奇怪的绿衣服女人真的是我眼花了么,昨晚挂在我房间里面墙上的女人是不是我做梦,还有,对了,“铃兰高中,”那是我原来读的高中啊,这个,又意味着什么?还有,我很肯定的记得我没有开空调,我这面屋子朝阳,而且我睡前是把窗子关好的,为什么妈妈说叫醒我之前屋子里特别的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拿起桌上之前被静音的手机,屏幕上有一个小小的信封的标记,我知道,这是又有新邮件了,我点开屏幕,原来是老板回复的,表扬了我的工作并嘱咐我周末好好休息,我心情稍微的缓解了一下,正准备退出邮件程序,就在界面关掉的一刹那,我忽然注意到之前收到的大厦物业的邮件,不知怎么的,我随手就点开了,看了一下邮件的内容之后,我刚稳定下来的情绪瞬间跌倒谷底,觉着手机的手不停的颤抖,他妈的,我不禁心里暗暗的爆粗口,怎么邪性事都让我赶上了!邮件是这样写的:大厦通知,各位XX大厦的业主你们好,十天前,本大厦夜班值班保安发现大厦十五层东侧楼梯拐角处有一女童尸体,腹部有明显多处刀伤,该女童短发,五岁半,为我大厦物业管理员杜宇樊之女,当晚杜女士带孩子夜班,工作结束后发现孩子并没有在休息室,急忙联系保安四处寻找,后在十五层发现尸体,女孩死前身着黄色连衣裙,手拿白色小玩偶,希望如果有目击或者能提供相关证据的同事,尽快联系物业,以便协助公安人员尽快破案,诚挚感谢。我的手机跌落在床上,邮件中一个个词汇好像炸弹一样在我脑中爆炸“黄色连衣裙”“短发”“手拿玩偶”“十天前”“死亡”“刀伤”,紧接着,另外一些只言片语也没有意外的撞入我的脑子里“叔叔妈妈在工作~让我自己玩一下~叔叔~你要和我玩嘛~叔叔”/ “叔叔~~你真好以前加班的叔叔阿姨都不理我呢叔叔再见

我强忍着心中莫大的恐惧,再次拿起手机,读起那封邮件,最后,我的目光落在这几个上之后,心如死灰。

“十五层东侧楼梯拐角处”

我所在的公司,就位于这栋大厦的,十五层。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个小女孩儿,我还暗暗称赞她懂事的小女孩儿,不是人,是一只鬼。

鬼!想到这个词,我浑身一颤,那么那个保安亭里的绿衣服女人,昨晚挂在我房间墙壁上的女人,她们。。。她们都是。。。。。鬼?!我浑身冰凉,窗外艳阳高照,中午这回儿,屋子里气温很高,但我却感到自己放佛置身于一个零下一千度的冰窖之中,为什么,为什么我能看见鬼?为什么昨晚在我屋子里的那只鬼还穿着我高中的校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敢和妈妈说,她一向胆小,而且最近妈妈的心脏特别不舒服,我不能告诉她这些恐怖的事情,坐了一会,我不知道怎么的, 心里忽然疼的起来一种邪火,我不能让这些鬼给我欺负了,怎么了,我从来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我招谁惹谁了我!我掏出书包中的笔记本电脑,又回到床上,打开浏览器,想了想,先搜索了这几个字“阴阳眼-阴阳眼是民俗信仰中的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代表能看见鬼魂等其他人看不见的超自然现象存在。而阴阳眼这项能力从未通过科学检验,然而,仍有不少人相信阴阳眼的存在。民俗信仰中,阴阳眼可以是先天带来的,也可以是因好奇而后天施法而“开”的。虽然阴阳眼并未得科学证实,但在许多宗教中,都有能够用肉眼看见灵体的人物。这些人通常都是神(如基督教中的耶稣),先知,或有神性的人物。”我想了想,又搜索起来这个几个字"B市 近五年灵异事件",接下来的一下午,我就这么一直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的,直到妈妈叫我出去吃晚饭,我才发现,天竟然都黑了,我感觉这会儿感冒好了很多,于是我合上电脑,站起身,来到客厅和妈妈吃晚饭。晚餐妈妈也是做了很多清淡但是非常适合我口味的饭菜,看到我比中午精神了许多,妈妈也很开心,我为了不让妈妈担心,自然也是故作开心的和妈妈东扯西扯的边吃边聊了起来,吃过晚饭,我赶紧借口身上还不是很舒服就钻进了自己的屋子,妈妈也没有多说什么,叮嘱我睡前不要忘记吃药。回到房间之后,我坐在写字台前,拧开台灯,静静的梳理起自己的思绪,综合我这几天的怪异经历,加上一下午上网查资料的结果,我觉得我很能就是网上所说的那种阴阳眼,B市也有人在网上爆料过自己的是阴阳眼,并在贴吧或者论坛里大段大段的分享自己的灵异经历,不过多一半被下面回复的网友说假的,编的,博眼球,至于灵异传说,B市有很多,不多近五年好像没有搜索到关于我们学校还有我工作的大楼里面有什么灵异的传说,放在以前,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些东西,但是这几天,我已经看见三只鬼了,怎么办,如果我真的是阴阳眼,那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年,我也什么都没有见过呢?是最近发生了什么?还是有什么特定的因素,最近激活了我的阴阳眼么?最关键的是,今后我该怎么办,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今后隔三差五的就让我看到这些“好朋友”,我一定会疯的,越想头越疼,我干脆回到床上,吃了药,把MP3拿来,耳机放进耳朵里,打开音乐,心里想着,我记得我们有个同事有次午饭时候曾经和我们聊天,说他的妈妈似乎是个居士,有时候也帮人看风水什么的,是不是可以让这个同事的妈妈帮帮忙,可是怎么开口呢?说我看见鬼?!人家会不会把我当做疯子,还有,以后我肯定还要加班的,会不会再看见那个小女孩,我看见她该怎么办?这就么想着,发愁着,伴随着音乐的声音,我却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是突然全身一抖,从梦里惊醒,我看了看MP3的屏幕,凌晨一点半,不过这次,我不担心墙上挂衣钩那里是不是挂着那只女鬼了,因为现在,这个女鬼,正跪坐在我的双腿上,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试了试,还是像昨天一样,说不出话来,也动不了,这个女鬼,歪着头看了我一会儿,慢慢的走下来,来到我头这边,她,她用手指着我,好像是示意我跟她走,我想抗拒,但是身体已经不自觉的坐起来,跟着她走,那感觉,我就像她操作的提线木偶,她带着我,来到我的衣橱门前,缓缓的抬起手,似乎要打开衣橱门,我心里错愕,她开我衣橱干什么?不会是无聊到要我给她拿件衣服吧,柜门打开的一刹那,我愣住了,里面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昏暗悠长的隧道,隧道似乎很长,尽头有一些微微的光,隧道的墙壁上,隔得很远会有一些亮度很低的小黄灯,女鬼抬起手,示意我在前边走,我知道,我抗拒也没有用,果不其然,按照刚才的套路,我身体已经自己向前边走起来,我们一人一鬼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在隧道里走着,很快,我就来到了隧道尽头的亮光处,我咬了咬牙,一步迈出去,忽然眼前特别的晃眼,我忍着光对眼睛的刺痛,努力的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现象,我傻了,天啊,如果这是梦,那让我快点醒过来吧。

我的眼前,是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座位上坐着的,是一张张曾经在我记忆深处的脸,这是我的高中同学们,讲台上,张红老师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龙荻,你又迟到,赶快坐着,每次都这样。”我慌忙回头,身后的女鬼和隧道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身后的一个同学,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记得她,她是高二转到我们班的学生,董晓丽,此刻的她,穿着我们学校标准的制服,上身雪白的衬衫,下深灰色的短裙,她笑着对我说“龙荻,你快坐下,都挡着我了”。

她的胸前,“铃兰高中”的名牌,在阳光下,那么耀眼。

编辑:盲区行者 本文来源:第一部 【重返十七岁】第一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