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

时间:2019-12-06 01:07来源:盲区行者
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这是我和董小姐在日本的第二站,是一家藏在深山中非常幽静的温泉酒店,如果不是无意间从网上搜到,像这种位置隐蔽,人烟稀少的酒店我可能永远不会

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这是我和董小姐在日本的第二站,是一家藏在深山中非常幽静的温泉酒店,如果不是无意间从网上搜到,像这种位置隐蔽,人烟稀少的酒店我可能永远不会找到。

酒店依山而建,环境和服务都非常棒,露天私汤外面是茂密的森林,从窗户看下去是一条清澈的溪流,还不时有白鹭在溪流中觅食。可能是因为太过幽静,习惯了都市生活的我们开始躁动起来,地图寻找周边环境之后,决定找一个白天去附近的“行者瀑布”。

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在我印象中,瀑布这个东西还是壮观的,只是在搜索网站中怎么也查不到这个行者瀑布的任何信息,从地图位置来看,这个瀑布位于犬明山的深山中,四周没有任何其他标注的景观和建筑,这更增加了我和董小姐的好奇心,于是决定徒步前行。

现在看来,这次决定真心的是冒险,回忆起来还是充满恐惧的,当然这是后话。

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这一天一大早,我和董小姐两人穿戴整齐,只带了相机和手机便开始了登山之旅,这一天阳光明媚,山里人烟稀少,但是因为道路非常狭窄,而且时不时有车经过,所以还是非常危险的。沿途的荒山野地中隐约可以见到长满青苔的墓碑,我想起来时司机师傅告诫我们的话:晚上千万不要出门。当时不理解,现在看来一是道路狭窄车辆经过很危险,二是山中坟墓很多,大半夜也是瘆人。想着司机师傅的话,看着这些墓碑,我不由得后脊背发凉,但是暖洋洋的太阳晒在身上,山中景色也是很美,再加上与董小姐嬉笑着,渐渐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从地图来看,需要进入深山的路口到了,从路口往山路看,感觉有点不一样,树木高大枝叶茂密,在路口处还有很多乌鸦在空中盘旋,时不时地发出沙哑的叫声,我们当时仅仅是对乌鸦的事情好奇了片刻,便径直走进了这个山路中,现在想想真是头皮发麻,假若让我再走一次,我绝不会去。

山路越是往上,树木越是茂密,一开始周围还有一些荒废的平房住宅,但是诡异的是从窗口看进去,住宅中的所有家具摆设都陈列良好,甚至桌上的碗筷都是整整齐齐的样子,仿佛这些人家在准备吃饭的时候突然间消失了,时间凝固,所有东西被时间定格在了那一瞬间,而且也许由于时间太久远,这些住宅有一种腐朽的感觉:凝固的腐朽的时间,让人从心底不寒而栗。

我想董小姐也是有了相同的感觉,从进山开始我们已经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疲劳再加上沿途见到的诡异场景,我们两个都有些状态不佳,也不再嬉笑说话,只是闷头自顾自的往前走。

山路渐深,董小姐问我,有没有觉得不对劲,当然有!这也太黑了吧,而且也过于安静了吧?明明是阳光最强的时间,可是这深山中却并没有多少阳光透进来,高大的林木把阳光完全隔绝开来,只有林木稀疏处散落下来点点光斑,有一种强烈的黑暗压抑的感觉,我和董小姐快步前行,希望早一点能够到达瀑布,至少见到阳光也会让人舒服一些。从地图来看,我们离瀑布的距离不远了。

终于,我们看到了一条长长的通往山中心的石阶,这条石阶应该是长久没有人清理,上面铺满了落叶,从入口处并看不到石阶的尽头,只能判断是一条下行的石阶,我望向石阶深处,看不到任何光亮,剩下的只是幽静、阴暗和恐惧,我和董小姐两人颤抖着,互相搀扶着踩在石阶上,开始下行。

石阶越是往下,越是能印证它长久无人涉足。石阶两侧的低矮灌木已经布满了蜘蛛网,石阶上落满了厚厚的落叶,彷佛已经能听见瀑布的流水声在耳边哗哗作响,还有风吹动树叶的簇簇声,站住在人迹罕至的人造石阶上,就已经让人寒毛直竖了。沿着石阶下行了一段距离,在石阶的一侧出现了新的诡异景观:一排整整齐齐布满了青苔的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文字,立马让我联想到电影里用来“封印”的东西,因为恐惧,我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倘若那时候有一点动静,我可能都会尖叫着跳起来狂奔。

我们一步一步往下走,我越来越恐惧,身上每根汗毛都竖起,可是毫无预兆的,我们就走到了石阶的终点,石阶中断了,一个具有日本特色的鸟居出现在石阶的尽头。鸟居一般建在御陵和寺院,是日本神社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一心只想寻找行者瀑布的我们,不知为何来到了不知名的神社门口。

穿过鸟居继续前行,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小广场一样的平台,还有僧人在广场的尽头走过,我和董小姐觉得总算是看到了人烟,瞬间把刚刚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休息了一下,我开始观察周边环境:这里像是露天寺庙,有一个巨大的牌坊,露天寺庙正中央供奉着“不动明王”,周围还有大大小小不同的神位,每一个神位都面冲不动明王。这跟国内的寺庙摆设有明显的不同,我后来回到酒店查找了一下,才知道不动明王的含义,而至于为什么是露天寺庙,且在这个深山中,根据犬名山所发生的事件,我推敲这应该是传说中的“鬼王”,也就是镇压恶灵的。

根据路牌指示的方向继续往里走,经过寺庙僧侣平日出入的地方,便是隐藏在深山中的“行者瀑布”,这个瀑布并不大,在瀑布的正前方,供奉着一位神仙,但是我没有查到这位神仙的名字,所以在这里就不阐述了。

我和董小姐准备稍作休息便往回赶,毕竟已经快四点钟,这种深山中还是不要待太晚,返回的时候,董小姐在瀑布旁边发现一条更加往下的小路,因为好奇小路下面是什么,我俩便延小路往下走,突然董小姐一声尖叫,喊叫着“蛇!蛇!”拉着我就往上跑,我大吃一惊,跟着跑上来,董小姐惊魂未定,说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青蛇,在小路旁边的草丛里悠然自得地冲她吐了吐舌头,董小姐说当时她感觉自己被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的,但是谢天谢地,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经过一次惊吓,我们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便准备往回赶。在鸟居前面的空地上,一位僧侣急匆匆地开始挨个关闭神位的小门,然后驱车飞速离去,我感觉事情的不对劲,这才不到四点,僧侣走的这么突然又着急,这山必然有问题,我和董小姐跟着僧侣的行车方向找到了另外一条回到大道上的路,这样就可以不用再一次经历那个布满青苔的石阶路了。

本以为会一切顺利的从另外一条路走回去,没想到还是要经过那个黑暗压抑的森林道路。夏天午后,就算是下午四点钟阳光仍旧很足,但是这条路上却比来时候更加阴沉,树枝上的乌鸦像雕塑一样矗立着,时不时发出悲惨的嚎叫,看来从古到今都认为乌鸦不吉利确实事出有因,“啊啊啊”的惨叫声让人听见就觉得害怕,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被树林包裹的道路。乌鸦的叫声一直没有停,甚至还能听到煽动翅膀的声音,这时候我们惊恐地发现,这几只乌鸦一直跟着我们,尾随着我们步行的方向,从一个枝头飞到另一个枝头,“啊啊啊”的叫声像是他们发出的恐吓,夏日午后却看不到阳光的林荫路上,黑漆漆的乌鸦才是这片领域的守护神,刚被蛇吓的惊魂未定的我们,简直快要疯狂,甚至已经不敢抬头去看头顶上的乌鸦和周围的一切,唯一能做的就是头也不回的跑。

我俩一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才意识到已经累的喘不上气,于是停止了奔跑,快步急行,走着走着,董小姐拉着我问,“你看到山上有灯了吗”我努力按照她手指的方向看,却什么都看不到,董小姐有点儿着急,说山上明明有灯啊,白色的好几个一排一排的,但是为什么还有点儿晃晃悠悠,我一听更急了,首先我根本没有看到任何董小姐说的“灯”,其次大下午不见阳光,头顶上还跟着乌鸦,远处又出现了“晃晃悠悠的白灯”,简直是在挑战心理极限啊,我立马拉着董小姐继续狂奔,叮嘱董小姐不要再看了。

就这样,我俩狂奔回到了一开始进森林的路口处,好像冲出了异次元一样,俩人瞬间被阳光笼罩,周围氛围一切又变得很平和安全,我俩对视片刻,也说不出什么,匆匆赶回了酒店。

不管怎么说,怨灵也好恶灵也好,曾经生而为人的它们又怎会轻易害人害己,至于为什么在这山中会有这么强烈的怨气,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定期发布北京吃喝玩乐最前沿最有趣的探店体验,以及家庭食谱、生活趣事、奇幻故事,欢迎和我们一起,做个有趣的北漂青年,公众号:青山左右万事屋

编辑:盲区行者 本文来源:盲区行者犬明山的灵异旅程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